当前位置:主页 > 白酒 >
白酒“老三”之争,谁在突围?谁在掉队?
  • 更新时间: 2020-09-27
  • 编辑:酒水加盟网
  • 来源:酒水加盟网
  • 浏览量:

  千年古韵,百味人生!

  谈起白酒,总是自带流量。

  比如泸州老窖,最近频繁刷屏,与阿里战略合作、成立中旅泸州老窖文化旅游公司、又获中国国际工博会“绿色节能奖”......。喜事连连。

  不过,泸州老窖也确实需要些大动作了。

  截止9月16日,各大A股酒企均已发布半年报。“茅五洋泸”的四强格局,有洗牌意味。

  01

  头部分化 泸汾之争

  8月27日,泸州老窖披露2020年半年报:营收76.34亿元,同比减少4.72%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32.2亿元,同比增长17.12%。

  细分看,酒类业务贡献营收75.66亿元,毛利率82.01%;高端酒类营收约47.46亿元,同比增长10.03%,毛利率91.86%,同比增长0.25%。

  高端属性加强,毛利率直逼茅台;市值超过老三洋河,突破2000亿大关,消费资本双热的成绩单算得喜人。

  但隐患同样也不少。

  从营收看,贵州茅台营收439.53亿元,增幅11.31%,五粮液307.68亿元,增幅13.32%,洋河134.29亿元,增幅-16.06%,泸州老窖76.34亿元,增幅-4.72%,山西汾酒69亿元,增幅7.8%。

  不难发现,头部阵营的分化效应仍在加强,茅台超五粮液132亿元,似乎与洋河整个营收相当。洋河又超泸州老窖近58亿元,是汾酒营收近7成。

  尴尬的是,四哥泸州老窖与五弟汾酒间的营收差已不足8亿元。

  而今年一季度,山西汾酒营收超过泸州老窖,位居行业第四。

  财报显示,2020上半年山西汾酒营收69亿元,同比增长7.80 %;归母净利润虽只有16.05亿元,但增福33.05 %,超泸州老窖增速近一倍,也是前五巨头中增速最凶猛的。

  股价也撩人。截止9月18日收盘,股价198.9元,相比开年的87.9元,涨幅已超120%。

  泸州老窖约142.2元,相比开年83.86元,涨幅不足80%。

  营利双增、净利、股价大增,曾经的汾老大似有归来之意。

  而曾经的泸老大,心心念念的前三梦依然遥远,甚至还有滑落第五的危险,怎不令人唏嘘。

  02

  刘淼“搏命”尴尬 四哥保卫战

  实际上,泸州老窖的前三野望,早已不是秘密。

  2018年,董事长刘淼公开讲话中,至少七次提到要“杀出重围,回归前三”,更表示2019年要“搏命式”发展。

  然搏命之年,最终沦为四哥保卫战,何以有此尴尬之态?

  财报中或可一窥究竟。相比高端酒类47.46亿元营收,10.03%增速,中端、低端酒类产品22.2亿、13.8亿,减少14.03%和34.37%。此消彼长间,高端酒类已是对的营收、增长大梁。

  这或与其2019奶牛的“双品牌双百亿”计划,不甚相符。“浓香国酒”的2019国窖系列“超百亿”;特曲、窖龄、头曲等中端和大众产品“破百亿”;养生酒板块和创新酒类板块“冲百亿”。显然,高端酒的百亿目标还在路上,中低端更显颓势。

  拉长维度,中低端酒类的颓势早有端倪。

  2015年至2019年,泸州老窖销售量分别是19万吨、17.89万吨、15.41万吨、14.64万吨和14.27万吨。四年间销售量下滑25%。

  对于C端快消品而言,销量减少无疑是个危险信号。尤其是酒业回归大众消费的当下,广阔增量市场不容忽视。泸州老窖仰望高端星空之余,更需提振刚需布局。

  况且,高端系列也非高枕无忧。

  首先是成长天花板。2019年,泸州老窖共发布12次提价通知。凭次实现销量减少营收增长。核心大单品国窖1573,年内3次提价,从1099元/瓶,涨至1299元/瓶,零售价紧逼五粮液与飞天茅台。

  问题在于,频频提价也透支成长性,稀释后续价格腾挪空间,无益品牌力的可持续发展。

  其次,价格任性度也受到市场份额掣肘。数据显示,2018年高端白酒市场容量约5-6万吨,茅台占约63%,五粮液约26%,国窖1573仅占6%。

  专家表示,不同于中低端市场,高端市场消费粘性重、用户品牌忠诚度高,份额争夺并非易事。

  于是,泸州老窖把“搏命”用在研发上。2020年的半年报显示,研发费用同比增加54.71%,主要去向是酿酒技改项目。

  2016年,泸州老窖计划投资74亿元用于酿酒工程技改,2020年6月又增加14.6亿的项目投资总投资达到88.7亿。截至今年6月30日,项目进度已完成95%。

  泸州老窖表示,这是现有白酒产能不变的基础上,进一步提高优质基酒比重,优化产能结构。

  客观而言,此举符合质量为先、创新为先大势,具有战略卡位意义。

  但另一方面,也注定其短期资金压力加大,且品质效果也需市场后续检验。

  在此背景下,布局“出海”成为增量抓手。据悉,泸州老窖已在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完成布局。

  然实际规模效果,有些差强人意。

  2018年,其曾在世界杯、澳网等国际赛事撒钱营销,但收效甚微,惹起争议。2020年报告期内,海外业务占营收比重更是从0.88%降至0.38%。

  看来,“走出去”也只是看上去很美。

  2019年6月,刘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诚,现阶段泸州老窖与茅台、五粮液、洋河间的差距很大,仅靠个体追赶,难度不小。但良性增长非常重要,泸州老窖不会急于扩张突破,但有好的标时不排除兼并或收购。

  看来,看尽繁华的刘淼亦或泸州老窖,也虚心、务实了很多。

  2020年,泸州老窖的“搏命”似乎更直接、更有地气,仅7月就举办了二十八场维度多样的大型品牌活动。高频沟通核心消费者,意在把疫情缺下的课补起来。

  有舆论称,泸州老窖真的急了。

  不急,也确实不行。看看上文汾酒的强势表现,再看看洋河的颓势之鉴。

  对泸州老窖而言,后退容易、赶超仍难。若不全面解决自身问题,三哥之梦恐渐行渐远。

  03

  汾酒真稳了么?存货高企 高端遗憾

  颇具玩味的是,相比刘淼的前三执念,山西汾酒董事长也有一颗三哥梦。

  炮轰行业模式:“白酒股的高毛利已经终结。”立下军令状:“完不成任务,我引咎辞职。”

  誓要重回:“三分天下,汾酒有其一!”

  当然,与强势言行并行的,还有强悍增势。

  2017-2019年,山西汾酒营收分别实现63.61亿元、94.44亿元、118.80亿元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.52亿元、15.07亿元、19.39亿元。增速之彪悍,不用赘述。

  细分看,汾酒品牌是业绩主力。以2020半年报为例,汾酒系列营收62.67亿元,占总营收的90.8%;其中,青花汾酒系列增长30%以上。竹叶青增长30%。

  从增速成因看,全国化战略不容忽视。截至6月31日,汾酒全国市场的可控终端网点量突破80万家,2019年底为70万家;经销商量2679家,净增190家,且增加主要是汾酒省外经销商及竹叶青酒经销商。

  申万宏源研报表示,从长期成长空间看,当前山西汾酒全国化空间已打开,未来还有1到2倍收入空间;随着产品结构提升与规模效应增强,山西汾酒盈利提升弹性仍大。

  一切看起来前途光明,未来可期。

  但汾酒真的稳了么?

  未必!

  财报显示,2020上半年,山西汾酒存货57.19亿元,相比2019年底的52.58亿元增加8.77%。

  而上半年的整体营收才69亿元,一卖一存,数据对比有多灼目不用赘言。

  何以有如此高存货?高增业绩又成色几何呢?

  拉开维度,疑问亦有逻辑基础。

  2019年,中高端汾酒系列产销率较2018年下滑11.19个百分点,库存量同比增加151.80%。营业周期也较2018年增加144.07天,存货周转天数较2018年增加144.25天,应收账款周转天数较2018年增加52.46天。

  升降之间,拷问山西汾酒的市场消费力。

招商热线:152-5433-3965

最新商机,一手掌握,微信扫码

立即关注
在线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