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业选择

  • 白酒
  • 啤酒
  • 红酒
  • 鸡尾
  • 米酒
  • 黄酒
  • 保健
  • 果酒
  • 价格
  • 展会
搜索
当前位置:主页 > 资讯 >
酒企酒商齐入场 直播卖酒是“赚吆喝”还是风口
  • 更新时间: 2021-04-09
  • 编辑:酒水加盟网
  • 来源:酒水加盟网
  • 浏览量:

直播卖货日渐火热,白酒也进入了直播间。在第104届全国春季糖酒会开幕之际,酒类零售大商也买酒宣布要抢滩直播新赛道。此外,记者了解到,谷小酒等酒企也在直播卖酒上进行了多次试水。直播卖酒是“赚吆喝”还是真的风口?

酒企酒商齐入场 直播卖酒是“赚吆喝”还是风口

酒企酒商齐入场

4月4日,在中国酒类流通协会与也买酒联合主办的“酒类新零售 直播赢未来——2021年春季糖酒会新媒体业务研讨会”上,也买酒公司董事长刘旭表示,“在直播业务上,也买酒在2021年将力争实现20亿元以上的战略目标,其中自营平台的带货业务目标为5亿元,与达人合作的业务目标则为15亿元。”

据了解,伴随着以直播模式为代表的酒类流通3.0时代的到来,以及2021年公司直播销售业绩目标的确立,也买酒将在直播模式下深耕,并直击过往酒类直播中的痛点问题。

也买酒为何切入直播领域?刘旭表示:“链接酒企、酒商与消费者的新零售模式正在引领国内酒类流通市场的发展趋势,而直播带货作为新零售模式下的创新探索,相对传统的O2O模式更有生命力,也具备更广泛的影响力。”

同样看重直播赛道的还有成立于2018年的新兴酒企谷小酒。4月7日,第104届全国春季糖酒会开幕当天,谷小酒在糖酒会现场开始了直播,还设立了专门的直播间。其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,“今天直播间观看人数达到了新高,高峰时期大概是平时20倍左右。有很多围观群众来看我们直播,大家都感觉现场直播卖酒较为新奇,也有好多粉丝在现场进入我们线上直播间。”

实际上,谷小酒已不是首次下场直播。“一方面,公司在天猫平台上做了一年多的直播带货,由同事下场做主播;另一方面公司也在与罗永浩等主播合作。总之,公司在直播领域投入了很多资源,公司的直播业务目前也已趋于常态化。”

对于切入直播赛道的原因,谷小酒上述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,首先,多数电商平台会拿出大量的线上直播流量来扶持企业,搭建直播间不仅可以与粉丝有更直接的交流,也可以通过电商平台获取部分公域流量。此外,当前直播的活跃度较高,越来越多的人才加入市场,直播内容也更加多元化。公司愿意在流量最高的商业领域经营业务,这对公司运营以及未来多元化都有帮助。

酒类零售平台酒仙网也是直播卖酒的老选手。2020年3月以来,酒仙网多次试水直播带货,如通过“酒仙网拉飞哥(拉菲哥)”在抖音平台上直播,以拉动业绩提升。

流量与争议并存

作为新兴的营销方式,直播市场不断扩容。毕马威联合阿里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,预计2021年直播电商整体规模将接近2万亿元。不过,直播卖酒为酒企带来了一定流量的同时,也引发了一些争议,如消费者对食品安全的质疑、物流体系跟不上、主播专业性欠缺等。

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对记者表示,白酒消费对线下场景依赖很大,消费者追求线下的场景氛围,这使得直播卖酒的主要价值在于品牌宣传和消费者互动,毕竟直播的互动方式更丰富,可以拉近与消费者的距离。而在消费价值方面,由于直播是以低价为载体的销售形式,需要优惠价格吸引流量,因此更适用于价格弹性较大的产品。当前很多做原酒的酒企下场直播,更多是靠主播个人为企业品牌背书。

融泽咨询分析师刘晓威也对记者表示,目前酒企直播业务的主要方式为平台种草、直播收割,核心是通过KOL(关键意见领袖)做白酒的传播和推荐,更多是一种宣传推广。

光良酒业相关负责人也对记者表示,公司开展了部分直播业务,但这只是营销手段,更大的价值在于品牌传播而非实际销售。

此外,直播卖酒的安全性也引来众多争议。业内人士分析,虽然高端白酒在品牌、用户黏性上更强,但主播很难拿到足量货源来提升销量;而中低端白酒品牌的产品品质参差不齐,难以吸引关注与购买。此外,消费者通过直播间看到的白酒产品真假难辨,存在买到伪劣产品的风险。

物流配送更是限制酒企直播的一大瓶颈。酒企和直播平台不具备面向消费者的后续物流、售后服务等体系。直播售后的物流依赖于传统快递业务,这就需要补齐供应链、物流并进行基础设施建设,自然也意味着大量的资金投入。而协同上游打造一体和高效的供应链则更是一条“长征路”。蔡学飞表示,白酒产品本身对物流配送要求较高,毕竟其具有易碎、易受到二次污染的特点。

再次,主播对白酒的了解不够,与酒企的共生关系较为薄弱也是一大问题。由于成为主播门槛较低,多数主播对白酒知识储备不足,直播缺少前期销售规划,带货白酒产品或打价格战,或劣酒高卖,消费黏性较差。

一位江苏南京地区的白酒零售商对记者表示,公司尝试了一段时间的直播卖酒,但后来发现支付给平台的费用太高,且公司花钱从平台购买的客户名单转化效果并不理想。更重要的是,直播卖酒的供应链很难跟上。该公司最终还是放弃了。

在糖酒会展馆内,某酱酒厂家对记者坦言,酱酒本身不适合通过直播销售,因为产品价格较高,且处于品牌推广阶段,消费者在对品牌了解不够时,不愿意在直播平台上为产品的高溢价买单。

白酒直播该有“紧箍咒”

显然,不同的玩家对直播卖酒的态度并不相同,规范行业、补齐短板或是直播风口长期持续的关键。蔡学飞认为,规范白酒直播市场一方面需要头部酒企起到示范作用,规范直播内容输出,另一方面需要直播平台加强监管,保证品质。

相关厂商也意识到了这些问题,并采取了一些措施。比如,在直播带货的产品保真方面,也买酒表示公司通过坚持直营、统一采购定价的模式以及“一瓶一码、三码合一”的技术手段来实现酒水保真。

在物流供应链方面,也买酒表示公司拥有完善的酒类供应链体系,不仅是茅台垂直电商签约经销商、五粮液的新零售战略合作伙伴,同时也独家代理了众多白酒产品线,拥有我国几乎所有名酒厂的线上线下经销权,此举维护了厂家在直播平台的权益与正常的价格体系。

谷小酒则表示,因为公司主打线上销售,所以从最初产品设计时就考虑了运输的问题。例如,公司三斤装白酒礼盒内加了珍珠棉,小酒则用泡沫裹住,瓶身厚度在设计时也考虑到是否满足物流体系标准等。“公司产品本身就是针对电商用户诉求开发的。”

[field:title /]
招商热线:173-1606-7793

最新商机,一手掌握,微信扫码

立即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