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业选择

  • 白酒
  • 啤酒
  • 红酒
  • 鸡尾
  • 米酒
  • 黄酒
  • 保健
  • 果酒
  • 价格
  • 展会
搜索
当前位置:主页 > 资讯 >
酱香20年后坐拥5000亿市场?
  • 更新时间: 2021-04-14
  • 编辑:酒水加盟网
  • 来源:酒水加盟网
  • 浏览量:

自2019年就达到高点的“酱酒热”,并没有在疫后第一届春季糖酒会上表现出到达波峰之后的下调,反而愈演愈烈,大有“全行业染酱”的势头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诸多业界专家和企业领袖结成“拥酱派”,认为其未来势必会超越浓香,成为中国酒业的第一大势力,并明确勾画了未来5000亿规模的蓝图。

对处在火山口上的酱香酒而言,未来真的会“东风压倒西风”,在规模上超越浓香酒吗?又有哪些变量和隐忧,会对未来的格局产生影响?

酱香20年后坐拥5000亿市场?

“拥酱派”画出5000亿市场蓝图

在本届糖酒会上,“网红朱伟”在对待酱香酒与浓香酒的发展趋势判断上,同样毫不含糊地给出了十分清晰的答案。

4月5日,面对媒体的采访,朱伟抛出了有关酱酒发展趋势的“八大论断”。面对外界有关酱酒是不是过热的质疑,他直接否定酱酒领域存在泡沫。在他看来,就如同浓香酒超越清香酒一样,随着消费更迭,酱酒市场还会走高,未来酱香型白酒市场份额将会超过浓香型白酒,这是一种行业发展趋势。

朱伟以企业负责人身份点评行业的时候,那些处在第三方位置的、咨询专家,也开始形成了“拥酱派”力量,并给酱酒的明天勾画了清晰的蓝图和发展路径。

权图酱酒工作室总经理权图明确表示,酱酒这波趋势一定是20年以上的长周期,一定有5000亿以上的市场规模和3000亿以上的行业利润,这是一个气势磅礴的长周期机会。

他认为,用浓香走过的道路来权衡酱酒市场,我们大概就会知道未来20年中国酱酒市场的脉络,它一定会占有中国白酒50%以上的份额,一定会走向头部化,一定会走向化。

北京正一堂战略咨询机构董事长杨光、北京卓鹏战略咨询机构董事长田卓鹏等业内专家同样属于“拥酱派”。

杨光认为,未来酱酒行业会出现1个千亿、3个200亿、4个50亿、6个30亿级企业。

在田卓鹏看来,未来酱酒明星企业的规模会持续扩大,是超一线,之后的酱酒一线品牌大约5个,都将突破百亿;二线酱酒准入门槛达到50亿,三线准入门槛达到30亿,合计一、二、三线酱酒品牌超过30个,形成很大一支酱酒力量。

酱酒营收增势迅猛,已经超越了浓香酒

营销专家杨光认为,目前来看,酱酒增长速度已超过名酒增长速度,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。

实际上,名酒企业的整体增速已经放缓,以2020年上市企业半年报的数据为例,营收增速达到13.32%,利润增速达到16.28%;方面,营收增速为负数,但是利润增速达到了17.12%;山西汾酒营收增速为7.8%,利润增速达到33.05%。可以看出,头部名酒企业的营收增速普遍呈现较为放缓的态势。

但是比较而言,一些酱酒明星企业按照目前标准,仅相当于行业三线的酱酒企业,却跑赢了大盘、跑赢了一线名酒,呈现出快速爆发式增长的态势。

国台2017、2018、2019这三年实现了三级跳式的持续跨越,销售先后突破了10个亿和20个亿,利润由1个多亿到2个多亿再到4个亿。

其中,值得一提的是,国台酒业在2019年11月底已经完成预定的20亿元年度销售目标,全年增幅达76%,利润达到4亿元。

根据相关数据,2020年,在疫情肆虐下,珍酒集团仍逆势增长,销售额接近20个亿,超额完成任务,销售额同比增加67%,连续5年保持两位数增长。

金沙酒业的高增速同样惊人。根据官方公布的业绩,2020年,金沙酒业实现销售收入超27亿元,按照2019年15.26亿元的销售收入计算的话,2020年金沙酒业同比增长78.3%。

从营收增速来看,这些目前在50亿级别以下的酱酒企业,近几年普遍达到了60%以上的增速,对比一线企业普遍不足20%的增速,明显占据优势。如果分品类来看,这些酱酒企业的增速也普遍高于浓香型名酒企业,尽管后者目前体量较大。

从数据上来看,近几年全国白酒年产能维持在700万~800万千升的水准,其中浓香型占据了绝大多数。2018年浓香型白酒占白酒市场的51.01%;其次是酱香型,占15.31%。

按照营收规模来看,目前我国白酒行业一年营收在5000亿~6000亿元,若按照“拥酱派”的估算,未来酱酒达到5000亿产能,那就意味着与目前白酒行业总体规模大致相当。若未来市场不能出现大幅度的扩容式增长,就意味着浓香型要被挤掉很大一部分份额。

此消彼长,未来还有新入局者吗?

恒涵咨询创始人黄文恒早在2020年初就发表观点,认为当酱香开始崛起的时候,浓香热开始式微。在他看来,浓香热用了40年时间,而酱酒进入大众视野才十年。未来,随着更多资本、人才的加入,将进一步推动酱香热。

“未来10年的酱香,是长期主义下的优质产品时代,是酱酒从小众走向大众、头部品牌持续集中、领头羊品牌和优质大单品崛起的时代。”黄文恒如是表示。

尽管业界普遍对酱香型白酒的发展趋势表达了乐观态度,但是其是否能超越浓香酒?更多业界人士对此持保留意见。

金沙酒业负责人张道红在酱酒快速发展的情况下,也提出了酱酒热下生态隐忧、品质隐忧、人才隐忧、品牌隐忧、渠道隐忧的观点。可见,业内对酱酒的过热、过快扩张存在疑虑。

也有观点认为,尽管尚属三线的部分酱酒企业增势迅猛,但这是基于较小的体量、较热的氛围而实现的,比较而言,目前酱酒行业最大的企业,也是中国白酒业最大的企业茅台股份,其2020年上半年的营收增速也仅为11.31%,略低于同时期的五粮液营收增速。

这就说明,虽然一线名酒的增速低于中小型酱酒企业,但这是因为基数过于庞大的缘故,而并非单纯因为香型所致。

“行业此前已经进入挤压式增长状态,而非扩容式增长,如果说未来酱酒能够拥有5000亿的营收规模,那么白酒业整体能达到多少呢?”千禾策划总经理吕正春认为,浓香型白酒还是拥有最为庞大的市场基础,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,并非简单地认为一挤即退,而在行业强分化、酒业消费需求持续变化的状态下,大规模的扩容式增长是否会出现还值得研究。

此外,一些其他香型的白酒也在加速扩张,这种多元化发展的态势势必会对“酱酒一家独大”的期待产生冲击。

例如,清香型的代表汾酒,目前其营收规模直追泸州老窖,其利润增速高于很多其他一线酒企;凤香型的酒目前也提出了“跨越百亿,回归一线”的口号,正加速发展,以自身的独特风味分食酒业蛋糕。

[field:title /]
招商热线:173-1606-7793

最新商机,一手掌握,微信扫码

立即关注